Your search results

二十三歲當上中國時報駐歐特派員

Posted by anneyang on June 3, 2016
| 0

七〇年代我曾去法國留學, 在這段四年留法期間,我從未打過一天工,倒不是因為我有個富爸爸或者是拿到獎學金,而是我誤打誤撞當上了記者,不但有豐厚的收入,也讓我的留學生涯變得十分多彩多姿。

我從小天資不聰敏,加上早讀一年,所以完全靠勤奮苦讀,我上的高中是競爭激烈的北一女,等考進了政大外交系,本以為可以稍微喘口氣,但是為了立志留學法國,我在大學四年,還是不敢鬆懈。

等到我留學法國的美夢實現了,才發現法國的學風完全採榮譽自由制,既無小考又無季考,也不要做報告,只有操生死大權的期末考。平時上課不點名,要不要上課,或遲到早退,悉聽尊便,讓我真是歎為觀止。

我為省下學費,拚命日夜苦讀,才一年多就通過了博士資格筆試及口試,考完心力交疲,十分渴望回台灣看看爸媽,手邊的錢不多不少正好夠買一張台灣來回機票,爸爸說那就回家看看也好。

那時法國文化及環境部長亞蘭,皮費特(ALAIN PEYREFITTE)出了一本暢銷書「當中國甦醒時,世界就會顫動」,我非常欣賞他的遠見與分析,就帶了這本書回去。爸爸有一位河南老鄉在大華晚報服務,就將我推薦給社長耿修業,耿先生問了我一些法國讀書的情形,又問我可不可以為報社寫些法國風土民情的文章,我說正好我有本法國文化部長剛出爐的新書,是否可摘譯出來?他說也行。

接著社長就特別開闢版面,讓我作一個小連載,沒想到才登出第二篇,中國時報海外編輯部就透過關係,找我約談。余紀忠老闆也接見了我,要我回法後就開始寫法國的政論報導,論件計酬,每篇稿費美金五十元。

當時我每個月的生活費還不到五十美元,因為我的政大法文教授傅神父,介紹我免費住在法國人家。所以我欣喜若狂,這下回法不用打工了。

那時候,中國時報海外記者或特派員,全是五、六十歲以上的重量級資深前輩,我這個黃毛丫頭居然也可以躋身其中,實在是與有榮焉。

探親結束,回到學校。我深知自己資淺,所以大量關注法文報刊,收聽廣播及看電視新聞報導,努力收集第一手消息。我常常是清晨三、四點起床,六點完成初稿,再花二小時校正及騰稿,八時多就可以郵寄出去。因為讀書還是我的本業,不能因為寫稿而荒廢學業。

這段期間我還透過關係,獨家訪問到了法國文化及環境部長亞蘭.皮費特,以及幾位被大陸驅逐到法國的異議人士。報社又通知我加薪到每篇兩百美元,而且把我的頭銜由中國時報駐歐記者改為駐歐特派員,那年我剛滿二十三歲。

後來我當上臺灣「國建會」法國選出的學生代表,參加在台北舉辦的國事會議。我才得知我一再被加薪的秘密。原來我的報導,廣泛被香港,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的華文報紙刊載,只是他們都幫我改了名字,文章內容可是一模一樣。因為中國時報擔心我被挖角,所以一路給我加薪。

回想往事,在此非常感謝中國時報對我的厚愛與栽培,讓我過了四年無憂無慮的法國留學生涯。後來我們又在巴黎創辦「歐洲論壇」,與大陸留學生展開筆戰與口水戰,開闢人生另一新頁。

  • Anne Yang

  • Estimate your home

  • Mortgage Calculator

  • Annes Newsletter
    Get the latest content first.
    We respect your privac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