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search results

我的留學法國夢

Posted by anneyang on June 3, 2016
| 0

1968年我正準備考大學,當時流行的口頭禪「來來來,來台大;去去去,去美國」。大學放榜雖然與台大無緣,但是也進了名聲響噹噹的政大外交系。那時我非常喜歡法國浪漫的自由學風,所以心想若以後留學,與其和大家一窩蜂擠留美的窄門,倒不如改去法國。

我從大一就開始蓄積法語實力,除了在政大選修法文課外,還參加補習班。舉凡救國團舉辦的青年服務社,法國耶穌會神父辦的震旦外語班,都看得見我的身影。我常是星期一,三,五晚上自費補法文, 然後周二,四,六當家教賺錢來貼補我的補習費。

那時我抓住任何一個可以練習法文的機會,除了在學校和法籍神父及講法語的外籍學生交流外,再經由青年服務社法語老師的介紹,做學生的我們與幾位非洲國家派來進修農技的學生聯絡上。我們搭起台灣與非洲民間文化交流的橋樑,不但充當義務導遊,帶他們參觀各地的名勝古跡,坐火車, 逛夜市,並陪他們一起品嚐台灣小吃。既做了公關,又磨錬了法文。

當時台灣對出國有種種限制,如要到國外留學,除了國外要求的托福成績外,教育部還舉辦留學考試,難度與大專聯招不相上下。

我想既然公費,自費都要考試,為何不試試公費留學考呢?主意既定,就開始留意教育部的公告。當時國家氛圍是重美輕歐。所以留美的名額有十多名,留歐才一兩個,有時還付之闕如。像我們外交系前輩李鍾桂教授,曾以公費生到法國留學,又讀本科國際政治,真是「天之驕女」。

我們這一屆與留歐有關的課,僅有西洋上古及思想史,憑我們只讀了一點皮毛的西洋政治思想史,要準備考試的東西太多了。

外交系同班同學都很幫忙,馬上幫我去打聽出題的人,猜測很可能是台大歷史系教授,所以班上男同學就推薦一位台大應屆畢業的張同學,他把相關的教科書,參考書,上課的筆記,和考古題,一股腦兒都搬來借給我。還一對一幫我惡補。

為了利用看書的每一分鐘,我馬上從台北基隆路家裏搬到木柵政大女生宿舍,這樣就不必花費兩小時通勤的時間。

我每天讀十四小時的書。想想看別人讀了四年的書,我要在短短的兩個月內,生吞活剝地嚥下,實在是有超高難度。在這種高壓下,不止弄得自己消化不良,還把自己的標準視力變成兩百度的近視眼。

考試的日子終於來到,我從早考到晚,回到家,四妹一見我進門就取笑我,你怎麼把衣服穿反了,我低頭一看,自己也不禁莞爾。因為我把內裡穿到外面了,而且從早上八時混到傍晚。兩人相視大笑,壓力瞬間解除。

後來放榜,我考的那科從缺無人錄取。我的專科項目雖只考了五十七分,但總分與録取僅以微分之差。公費雖然未上榜,但是我的成績大大超過了自費留學的標準。因此爸媽還是借錢,標會,加上我家教四年的存款,勉強籌到了一千兩百美元的保證金,讓我實現了留學法國的美夢。留法不久,我二十三歲就當上中國時報駐歐州特派員,兼美國之音駐巴黎記者,開始我留法兼記者的歷程。

  • Anne Yang

  • Estimate your home

  • Mortgage Calculator

  • Annes Newsletter
    Get the latest content first.
    We respect your privac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