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search results

温馨友情

Posted by anneyang on July 29, 2017
| 0

星期天下午,偌大的办公室,只有我一个人孤寂地在加班,突然電話鈴響了。原來是好久不見的友人琳達打電話給我,要我回電。我不止回了她電話,而且決定馬上驅車去看她。

琳達是小時候的鄰居兼好友,她比我早來美十多年,記得我剛來洛杉磯時,還在她家叨擾了幾天,後來大家因為住得遠,我又忙著做房地產生意,不知不覺就有些「重利輕友」了!

她問我近況如何,我直言:「不好。」 「為什麼?」 「因為我得了風濕性關節炎…」說著說著我就哽咽了。

那時候醫生給我大量的類固醇,這種俗稱「美國仙丹」的藥,不止價廉,對關節炎的消炎止痛,也有立竿見影之效。可是吃了三個月,爆肥二十多磅,本來就有點豐滿的臉,現在像極了八月十五的月亮—既大又圓,肩膀也寬厚到所有的套裝都塞不進去。所謂青蛙肩水牛背都在我身上一一應驗。

生活上的不便更是罄竹難書,我常穿的衣服都改成套頭或有拉鏈的,因為手扣不上釦子。我最怕別人遞礦泉水給我,因為我得求別人幫我開瓶蓋。我更怕坐低矮的沙發,因為坐下去,就像深陷泥沼一樣,站不起來了。

那時房地產生意非常紅火,我又凡事親力親為,一周做足七天,連星期天都不打烊。不知道是不是累過頭了,所以得上這種病?

琳達聽我絮絮叨叨地說著,不時地搖頭歎息。突然她說:「你把手伸出來。」她仔細看了一下說:「不對啊!如果是風濕性關節炎,兩年的時間,你的手應該變成雞爪子,怎麼可能你的關節一點都沒有變形?」她很權威地下斷語,因她是風濕性關節炎老病號。然後她囑咐我一定要去看她的主治大夫,不過此人超級大牌,不輕易收新病人,而且預約排期至少三個月到半年。

第二天早上九時,我就打電話過去,沒想到接電話竟是醫生本人,原來他在等一位教授的回電,正巧我打了去。我馬上表明我是他的病人琳達介紹的,他說好,我幫你接前台。秘書一聽是醫生交待的,不敢怠慢,馬上幫我排了第二天早上十時看診。

這位醫生年約五十多歲,相貌十分嚴肅,他花了十多分鐘仔細問診後,就要我作一系列檢查,包括驗血,骨質酥鬆等等。幸好全部作業都在他的診所裏,當天就做完了,真是一大德政。

隔天下午醫生親自打電話來,要我明天回診。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走進診療室,沒想到他開門見山就跟我說:「妳只有甲狀腺功能低下,沒有別的病。」我瞠目結舌,當場愣住。「那我的醫生也是加大教授,為何說我是風濕性關節炎?又吃了那麼多藥……」他大手一揮阻止我說下去,然後表明他不批評同行。我小心地問:「那我剩下的藥,還需要吃嗎?」他笑笑說:「所有關節炎的藥都不用吃,妳以後也不用來看我,就在妳家附近找一個新陳代謝科醫生就可以了。」

非常感謝好友琳達,我的病真的從此就奇跡般地轉好了。命運就是這麼奇妙,如果我不去看她,說不定我還在繼續吃錯藥,跟「關節炎」搏鬥呢!

  • Anne Yang

  • Estimate your home

  • Mortgage Calculator

  • Annes Newsletter
    Get the latest content first.
    We respect your privac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