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search results

爸爸與小米兒

Posted by anneyang on July 29, 2017
| 0

我愛狗,不過我從來都只養一隻狗,直到誤打誤撞養了一隻惡名昭彰的美國鬥牛犬-小米兒。

她剛來時才六週大,淺咖啡色短毛,肚子是白色的。那年冬天特別冷,因此不時看到她發抖,實在惹人憐愛。

一天去拜訪客戶時,看到他們家有一窩出生不久的鬆獅犬,一隻純黑色很像熊,一隻淺灰色像毛絨球,客戶只收我一百美元,就讓我把兩隻狗帶回家了。

小米兒和小熊小球相親相愛,晚上兩隻長毛的鬆獅犬圍著短毛的鬥牛犬相擁而眠。我自己還很得意地說,我幫小米兒找了兩床天然大毛毯。

一天我燒了一鍋排骨,一隻狗發了一塊,我才轉身就聽到小熊在叫,回頭一看發現是小米兒搶了她的食物。所以我又拿了一塊給小熊,就匆忙去上班了。

下午我心神不寧,四點不到就回家了。奇怪怎麼三隻狗都沒來迎接。叫了半天,只有小米兒跑來,身上沾滿血跡。我衝去院子一看,小熊已躺在血泊中。馬上打給獸醫,他聽說是美國鬥牛犬咬的,就說沒救,不必送來了。我抱著小熊,口裏喚著「熊熊,熊熊」,她勉強張開眼睛,看了我一眼就走了。我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,不敢相信才剛過一歲的小熊就這麼離我而去了。

事後我很責怪自己,就為了一根骨頭,害了一條狗命。所以以後餵食我一定在旁邊看著,以免再發生這種慘事。

小球比較憨慢,對小米兒又畢恭畢敬。所以儘管很多人說養兩隻狗不吉利,是個「哭」字,我也不敢再冒險養第三隻了。

這樣平安無事過了一年,有一天我煮了帶骨牛排,一隻狗發了一塊,小米兒的還比較大,不知怎麼,她又搶了小球的。我就又拿了兩塊來,再各發一塊,等於小米兒吃了三塊,小球吃了一塊,夠偏心了吧!

那天事特別多,回到家已經六點,天都黑了,為什麼兩隻狗都靜悄悄地,心中正在納悶,一陣不祥的預感,「媽呀,不會又把小球幹掉了吧?」衝去後院,兩隻狗都沒看到,草地上也沒什麼血跡。最後在我臥室門口看到躺在地上的小球,摸摸身體還溫熱,可是已經斷氣了。幾乎沒看到傷口,是不是被毒死的?緊急打電話給六妹,她的綽號是智多星,她飛車衝來,全身仔細检查一遍,她說只有一個傷口在喉嚨,應該是一口斃命。我放聲大哭,告訴六妹,這隻殘忍的狗,已經身披兩條「狗」命,所以我明天一定要送她去「安樂死」。六妹不置可否,一溜煙開車跑了。

不到一刻鐘,電話響了,從警界退休的老爸從台灣打來,問我「你的狗怎麼樣了?」 「我的小球被小米兒咬死了,所以我要把她送去安樂死。這叫一命抵一命! 不是,是一命償兩命。」爸爸說:「你怎麼越長越回頭了?」 「爸爸您怎麼這麼說呢?」我不高興的回嗆。「狗是畜牲,打架是常事,你怎麼跟狗一般見識」他接著又說:「你既不是法官,更不是上帝,你憑什麼判狗「死刑」?」爸爸的輕鬆幾句話就救了一條狗命。小米兒活了十歲。

  • Anne Yang

  • Estimate your home

  • Mortgage Calculator

  • Annes Newsletter
    Get the latest content first.
    We respect your privac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