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search results

陪爸媽打麻將–愛要及時

Posted by anneyang on July 29, 2017
| 0

從小我就充滿正義感,覺得打麻將是「壞事」,尤其爸爸又是警官,時時告誡我們要阻止媽媽出門打麻將。只是說時容易做時難。

只要爸爸下班回家,發現媽媽不在,不用說,他也知道媽媽去鄰居家搓麻將了。於是就支使我們去叫她回來,大姊和妹妹們,一看苗頭不對,早就閃得遠遠的,只有我還待在原地,因此每次叫媽回家的艱巨任務,幾乎都落在我頭上。

然而每次都出師不利。媽媽經常回說:「我再打兩把就回家。」只是這兩把常是兩、三小時,有時甚至拖到晚上九、十時她才倦鳥知返。

如果那天爸爸心情還好,就少少挨一頓罵了事。如果他那天上班不順心,那我回去一定挨一頓打。我成了不折不扣的「出氣筒」兼「受氣包」。

轉瞬間我們都長大了,有出國的,有結婚的,七個女兒一下子都跑光了。家裡變成只有爸媽兩人的空巢。爸爸退休後,居然學會打麻將。只是爸爸牌藝不精,打得又慢,媽媽倒是沒嫌棄他,不止願意和他同桌競技,還時常為他張羅牌搭子。

爸爸到八十歲時體力漸差,我們又住在三樓。對老人家而言,上下樓梯變成非常吃力又危險的事。所以我們姊妹商量後當機立斷,把爸媽從士林遷居到淡水潤福,那是專門給老年人居住的養生村。

去前媽媽只帶了幾件換洗衣物,然後悄悄地告訴我,她只要去住三、五天,等爸爸習慣了那邊的環境,她就要溜回士林老家。

沒想到潤福樓下,有可容十二桌人同時打麻將的牌藝室。媽媽一去就愛上了,因為那裡有許多現成的麻將發燒友,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,辛苦地湊牌搭子了。我想對她而言,麻將就像她的第二生命。有牌打,不止心情變好,常常連病痛都覺得瞬間消失了。

他倆搬到潤福後,我突然意識到爸媽變老了。所以從〇五年開始,每年都從美國返臺三、四次專門陪伴他們。為了討爸媽歡心,我居然對從小痛恨的麻將不再排斥,而且很耐心地學習,真是讓全家人都跌破眼鏡。

為了牽就我這個麻將「菜鳥」,兩老只好陪我打慢牌。媽媽常說:「為什麼你打得這麼慢呀?」我說:「因為每張看起來都像是好牌,所以我得先研究一下贏牌的或然率,再決定打掉哪一張。」媽媽一面搖頭,一面笑著說:「打麻將那有那麼大的學問,牌讓我看看。」我就把牌挪給她看。她馬上把幾張牌放在我的右手邊,然後說:「這幾張都是廢牌,來了就打掉。」我說:「那怎麼行,像四條、五筒這種好牌,怎麼捨得打出去。」媽說你現在捨不得,等下就變成「炮牌」,打出去很可能就放炮了!

一次打著打著,媽媽忽然跟菲傭講,去樓上房間拿紅色指甲油下來。我問她問什麼,她說:「妳打得這麼慢,搞不好我十根指甲都擦完了,妳還沒打出來。」只聽旁邊四、五桌也在打麻將的叔伯阿姨們,突然爆笑起來,原來他們都張著耳朵在聽我們聊天呢!誰說老人家的耳朵背呢!

現在爸爸已經作古六年,媽媽眼力也變差了,想再陪他們打麻將已成奢望。所以孝順要及時,表達愛也要及時,因為你不知道那一天老人家就走了… …

  • Anne Yang

  • Estimate your home

  • Mortgage Calculator

  • Annes Newsletter
    Get the latest content first.
    We respect your privacy.